北大学生拉黑父母六年:中国父母的爱之殇

北大学生王猛(化名),当年以理科状元的身份进入北大,毕业后又继续去美国排名前30的大学读研究生,称得上真正的学霸。但在人人艳羡的学历背后,是王猛对父母言辞激烈的控诉,认为他们的过度关爱让他自卑、内向,很难和别人打成一片,甚至有严重的心理问题。

这不禁让我想起了之前风靡一时的豆瓣小组“父母皆祸害”,人数最多的时候有12W人加入,大多以90和00后为主,小组的内容里充满了负面情绪,控诉父母的种种“罪行”,涉及“穿衣打扮父母看不惯”“被强制选择学父母选定的专业”“不能自由恋爱”等等。

 

但给予过度关爱的父母真的是祸害吗?

 

“鸡同鸭讲”的亲密关系

 

在王猛(化名)的万字长文里,着重描述了“父母包办衣着”“反对他学奥数”“因为不会剥鸡蛋被嘲笑,没得到父母的帮助”“强制他和不喜欢的亲戚交往”“试图与父母沟通和解他们却不以为意”等事件,并认为这些造成了他现在性格上的缺陷。

 

这些事在我们成年人看来,无非都是转眼即忘不值一提的小事,但对一个性格处于塑造期的孩子来说,无疑是天大的事。比如“不会剥鸡蛋被嘲笑求助父母,却没有得到帮助”,他可能第一次面对这样的问题,需要父母做出正确的示范。

粗心的大人则以成人世界的眼光来对待,认为不过是小孩子间得打打闹闹,过几天就忘了。但事与愿违的是,这个敏感的小孩儿因为这件事情丧失了面对指责的勇气,低下头自我消化了,慢慢地他就变得敏感、内向,不善交际。甚至很多时候只能以激烈的情绪来表达自己。

 

很多父母对小孩子突发情绪的解释是:我们小的时候家里6个甚至10个孩子,不都养大了?怎么现在一个就娇气成这样?

大人们认为这是娇气。父母会经常不自觉的以过来人身份和自己以往的经验来教育孩子,先入为主地认为“我以前遇到这个问题就是这么解决的,不也好好的吗?”来催眠自己这样做没问题,经常性地忽略自己所处的时代和孩子的时代完全是两个社会这个问题,然后就会经常上演孩子觉得自己身处地狱,而父母觉得孩子抗压能力太弱,是他自己的问题。

但父母们这样一味地把责任推到孩子身上,只能增加他们的挫败感,让他们丧失克服困难的自信。

 

所以在孩子成长期,父母不但是教育者引路人,更是他们的避难所。在孩子需要帮助的时候,要义无反顾得伸出援手,而不是用“知道教训了吧”这样冷嘲热讽的口吻。就像之前演员陶虹在一档节目里说的那样:“孩子在父母这里得到的就应该是关爱和鼓励,以后出了社会挫折多得是。”

 

过度关爱=祸害的根源?

 

包办孩子的一切是中国父母认为爱孩子的表现,小到日常穿衣吃啥,大到择业恋爱。一方以爱之名不停地给予,完全不给孩子空间,一方难以忍受地承受直到爆发,把原本世间最亲密的关系弄得如同仇人相见,剑拔弩张。

 

其实父母也很委屈,因为他们也第一次当父母。大多数时候他们认为孩子还小,物质上能给的全给了,而心理上一是因为孩子小觉得不重要,等到发现问题了才知道晚了。

 

我的大学同学小婷人长得漂亮,性格好,男生缘也好,大家一直都很喜欢她,也从来不觉得她有什么不顺利的事。直到毕业后,她有次哭着打电话说要去北京找工作,原因是现在父母给安排的工作不好,要离家出走。

当时大家听完,都震惊了,因为没见过25岁离家出走的。

 

后来一问之下才知道,她毕业后本来就不想去父母给安排的单位工作,但耐不住她爸爸的劝说就去了,办公室里没有同龄人,最年轻的孩子都上高中了,她和同事没有共同话题,这让性格活泼的她很难适应,所以就不想干了。

 

她和她爸爸说不想干了,她爸爸认为她太任性,再说给她找这份工作花了家里好大一笔积蓄,哪容得她这样说不干就不干的?再说这是事业单位,不比她那些同学风里来雨里去幸福?是她自己生在福中不知福。

 

小婷说自己也理解这份工作来之不易,但是实在无法忍受自己才20多岁就在家长里短的办公室八卦里度过自己的一生,她说自己都看不到生活的希望。

 

双方僵持在各自的理由里,无法沟通。

但父母错了吗?有时候埋怨父母不理解自己,难道自己就真的没有责任吗?如果不喜欢不愿意,就应该好好坐下来和父母沟通,一次不行就两次,毕竟父母在已有的价值观里已经太久了,你在试图改变他们,为什么就不能多给父母一些耐心和时间呢?

 

一言不合就决裂,根本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不过是一味地把成长的责任推给了父母,让自己心里好过。这何尝又不是一种自私的表现?十几年含辛茹苦的抚养之恩,不能因为他们犯了不理解你的错就定了死刑,连申诉的机会都不给。

 

父母不是祸害,别把爱看得如此轻贱,这是一段你和父母要一起努力才能经营好的亲密关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